千月枫痕    故事   



幽会鹊桥下

原创作者:Leigongcao,发表于千月枫痕
主题 藤儿 翠儿 千年 萝儿 自己 祭师 五时花 遁入 奇峡 五时

注册后阅读更精彩:注册传送

荆州奇峡山的接天崖顶,五时花随风摇曳,一只手缓缓出现,正欲抓住花枝……


他本是一根藤,含辛茹苦修炼千年,吸取灵明正气,自亲眼见证了舞莳为救宁平而不惜借神之力,让自己化作了一颗淡紫色的五时花后,遂心智大开,幻化成人形,毅然离开了与自己相缠相绕的千年萝,遁入人世去追寻美好的爱情。

千年前,藤族面对高耸壁立的奇峡山,展开了一场千藤万萝攀岩登顶的竞生搏斗,一批批脆弱娇柔的藤萝被粗壮强悍的同胞所掩埋,相继枯萎死去,最后只剩下千年藤和千年萝越战越强,攀上了顶峰。

漫长的攀岩登峰岁月里,千年萝对千年藤滋生了爱情,就象姐姐呵护弟弟那样,与身旁的千年藤共生死同命运,绕着藤保护着它。可以说,没有千年萝的鼎力相助,千年藤是不可能攀上奇峡山顶的。然而,登顶胜利后,千年藤仍对来自身旁的爱浑然不觉,甚至想方设法地要甩开它,向往着人类的生活。

如今,他已是一个叫藤儿的男孩,心里已有了一个日思夜想的翠儿女孩,完全忘了自己本是一根藤,更不知千年萝曾是那样的依恋着他,望着它绝情离去的背影而哭得天昏地暗。

这一天,是牛郎和织女将在银河鹊桥相会的美好日子, 他要采一朵五时花亲手插在自己心仪的翠儿头上。藤儿想翠儿疼翠儿爱翠儿,为了翠儿,即使自己从千丈峰巅摔下来,摔个粉身碎骨,他也心甘情愿。

他这样想着,旦夕祸福就发生了,突然有条头似烙铁黑质白章的毒蛇象箭似的朝他飙来。藤儿“啊”地叫了声,就一失足摔向了谷底……


一. 寅时出发


公鸡尚未啼明,只有虫儿“啾,啾……”地叫个不停,喧而不哗,既宁静又神秘。


窗外还墨黑墨黑的,藤儿一骨碌起来了,麻利地穿上草鞋,着一件短小褂子,戴着笠帽,背上药篓,朝着崇山峻岭出发了。


实际上,藤儿此番进山并非是简单地为了一个浪漫的美好愿望,其真正缘由是受到了祭师的派遣,去奇峡山顶采摘六时果。


六时果“一果抵千金”,只有家财万贯的人家才有可能买得起用得起。祭师收下了老财的重金,却让藤儿在这一日去冒死采果。


外头伸手不见五指,藤儿完全是凭着第六感觉,如梦如幻似地飘过小巷弄堂的,前头有狗警觉地狂吠起来,一见是藤儿,便不叫了,摇着尾巴窜过来跟他亲热。


藤儿停住脚步蹲下来,顺溜着摸了摸狗狗的颈毛,狗儿便跟了他走,一直送他出了村口。


东方天边慢慢露出鱼肚白来了,藤儿抬眼弥望,但见山川雄奇,烟笼雾罩,群山巍峨,重岩叠嶂,峰峰对峙,俨若门户;四周山崖拱卫,宛若城廓,遮天蔽日;山上多生怪柏,清荣峻茂,悬泉瀑布,飞流其间。


然而,草木丰茂中多野兽出没,藤儿不知自己这一进山,是否还能出得来,他心里很清楚,这是用自己的小命去换取老财用重金向祭师订下的六时果。


藤儿修炼成人后才知,遁入人世求爱远非象自己想的那么单纯。世间人被分成了三九六等,自己遁入人世时,一个不小心就被祭师降住了妖性,竟成了他檐下的一个下下人,这在客观上对他的求爱之路设下了难以逾越的障碍。


有一点,在藤儿的心里始终想不明白:既然只有我能攀上奇峡山顶采摘六时果,老财为什么不把重金交给自己呢?而非要把重金给了祭师?虽然自己上无片瓦,下无寸地,只能寄在祭师的篱下,当个伙计讨碗饭吃,然而,倘若自己能握有重金的话,不也可以老财起来了吗……


嘿嘿,假若我也很老财,那么自己的腰板就硬了,就可以穿得体体面面的,摒弃所有的自卑和怯懦,顶天立地地站到翠儿面前,拉起她娇嫩的小手说:翠儿,嫁给我吧!藤儿越想越美,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。


想着翠儿,想着五时花,藤儿的心便释然了,加快了进山的步伐。


二. 辰时登顶


当太阳腾跃,升上半空的时候,藤儿终于走到了奇峡山脚下。


奇峡山恢宏而博大,岩崖壁立,这几乎是一座登山比登天还要难的山崖。那么,藤儿又是怎样登上去的呢?


奇峡山下的当地人,唯有藤儿知道,在那悬泉瀑布间的密密山林的草丛深处,藏匿着一根碗口般粗的千年萝,若隐若现弯弯绕绕地伸向山顶。


可以说,第一次爬上奇峡山的是相缠相绕千年的藤和萝,第二次爬上去的就是靠山神护佑靠千年藤和萝护送上去的舞莳女孩,第三次爬上去的就是靠山神护佑靠千年藤和萝护送上去的宁平男孩,第四次能爬上去的才刚刚出现。


藤儿对千年萝极其依恋,当他走向它时,就张开双臂,一下抱住了它,然后把脸儿贴到它的身上,从心里呼道:“萝儿,你好吗?你一定要顺顺当当把我驼上山顶哦!”


然而,这并不意味着藤儿恢复了自己的记忆,他现在完全是靠着一种千年的潜意识,以人的性情在对待着萝儿。


千年前的那场千藤万萝攀岩登顶的竞生搏斗一开始,藤儿就紧挨着萝儿向山巅劲伸猛长。那时萝儿已经修炼了八百年,而藤儿仅仅修炼了几百年而已,功力远远不如萝儿,可以说,藤儿在某种程度上是靠着萝儿的力量在竞生搏斗。当千藤万萝攀岩登顶至半山腰时,藤儿遇险了,被层层叠叠的藤萝压在了下面,见不得阳光透不过气来。这时,萝儿耗费了五百年的功力,将藤儿缠住抱住,才将他从万千的压迫中救了出来……


当然,这一切自藤儿幻化成人形后,就忘得干干净净了,只有萝儿还记忆犹新。她并不后悔自己为藤儿牺牲了五百年的功力。


这时,就有一阵微风拂过千年萝的枝叶,枝叶象一双手儿那样欢喜地摇曳,仿佛也要抱抱藤儿,但黑夜来临之前,她不想过早地向藤儿摊牌。萝儿是有心计的。不管怎样,千年萝心底仍升起了千年以来一直盘踞在心的幸福感。


藤儿与萝儿亲热过后,将脚上的草鞋脱了,放到了一边去。因为草鞋很粗糙,他害怕双脚夹紧萝儿的身子往上蹬时会磨破它的皮,令它生痛。


然后,他双手紧紧抓着萝儿,并用光溜溜的脚底夹着蹬着,开始一跃一跃地往山顶爬上去。


这时,千年萝的心开始由幸福转而为痛。它没想到曾被自己死死缠了千年的藤儿,竟如此的不懂自己,竟然那样狠心地抛下自己,独自去了人间寻什么爱去了,现在倒反过来用臭臭的脚丫死命蹭着自己。


藤儿气喘不过了,累了,就紧紧抱住萝儿停下来歇一歇。这时,他就会在紧挨的岩石上,用深情刻上翠儿的名字,然后从心底里呼唤着她的名字。他一路攀登,留下一路翠儿的名字,留下一声声对她的深情呼唤。


千年萝面对藤儿的言行举止,心里感到非常的迷茫:为什么自己缠绕了他一千年都不能唤起其心中的爱,而人间的翠儿却能让他一见钟情,如痴如醉?


萝儿非常向往今天这牛郎织女鹊桥相会的日子,她打定主意,要在今天向藤儿摊明底牌,用自己的爱唤醒藤儿对自己的爱……


三. 未时采摘


当正午最毒的阳光暑气渐消之时,藤儿攀上了奇峡山顶。他看到“宁平石”,看到以宁平石为中心开满遍地的五时花了!

藤儿向五时花蹲了下去,看着它,奇迹就出现了,恢复了千年的记忆,想起了桃花盛开的日子。

那年,千年藤幻化成了一个只有八岁的孩童人形,他在桃园看到了比桃花更令人大赞的翠儿,她的容颜粉嫩如玉,透出淡淡的红光;她的绸缎衣装光鲜照人,比仙女都要穿着华丽。

藤儿傻呆呆地远远看着翠儿,但翠儿眼里只有桃花,根本瞄都不瞄一眼他这污浊小子。

他很想走近她,但迈不动脚,根本就没有这勇气和信心。

他想摘一朵桃花,戴在翠儿的头上。但他怕自己发青而皲裂的手儿会脏了桃花。

他想过去触摸一下翠儿嫩晶晶的小手,但他怕自己乞丐样的形象吓坏了她……

长期以来,藤儿总是远远地偷偷地欣赏翠儿。他和她,在他的心里有一道无可逾越的鸿沟:她是村里富豪的千金;而自己只是一条被祭师收养的狗啊,没爹没娘,上无片瓦,下无寸土……

藤儿心里想着翠儿,采摘下了第一朵五时花。他知道,这花是一个叫舞莳的女孩变的。她化作一颗淡紫色小花时留下的一滴泪,则结成了樱桃大的六时果。

舞莳为了救自己心爱的男孩宁平,不惜让自己变成能救宁平的“五时花”。而宁平为了与舞莳永不分离,便将自己化作了一块始终守望着五时花的“宁平石”。

藤儿朦朦胧胧地感觉着,翠儿就是这五时花,而自己就是这宁平石。

然后,他的心里充满了感慨:摘五时花容易,可想要把它戴到翠儿的头上,难啊……

萝儿看着藤儿自己不知自己的忘形样子,心里是又好气又好笑:假若没有我,你能攀岩登顶成功吗?假若没有我放你一马,你能遁入人世吗?

想当年,是萝儿首先得到了舞莳的魂魄,完全可以抛下藤儿,先遁入人世去寻求荣华富贵,但她没有这样做,仍坚贞地守着藤儿。可她没想到,藤儿一得到宁平魂魄后,就要离开藤萝族离开自己,要遁入人世去追寻什么人间爱情。

当时,萝儿曾是那样坚决地缠住藤儿,不让他走,可藤儿竟然发怒了,说什么“你缠我绕我都有上千年了!你知道吗?我都让你缠绕得喘不过气来了!我去人间喘口气,自由自由不行吗”?

于是,萝儿只有忍痛先放了他一马,哭个天昏地暗后,再想高招再找个好机会来让他回心转意……


四. 丑时天合


藤儿采摘着一朵又一朵的五时花。他不仅想把花儿插在翠儿的头上,还要用它制成玉颜粉送给她,让自己心爱的人美上加美。


太阳开始慢慢的向西边一点一点地下沉了,药篓儿也差不多满满的了,但藤儿仍舍不得下山,他想采摘更多的五时花。


眼见得太阳就要落山了,再不下山,他就别想下山了。藤儿再把手伸向五时花时,突然有条头似烙铁黑质白章的毒蛇,象箭似地朝他飙来,朝他的手上猛咬了一口。


他的手一松,脚一滑,整个人就飞了起来,朝下向黑黑的幽谷直坠而下。


他想,这下别说是把五时花插在翠儿的头上,就连自己的小命也将不保了!


就在这时,藤儿在朦胧中感觉到有个会飞的仙女轻轻的托起了他,把他揽在了自己的怀里,并将一颗六时果给自己喂了下去。随后,藤儿就失去了知觉,完完全全睡了过去。


他看到无数喜鹊成群结队地架起座天河之桥,听到了仙乐奏鸣,织女和牛郎的深情交谈……


纤云弄巧,飞星传恨,银汉迢迢暗度。


金风玉露一相逢,便胜却人间无数。


柔情似水,佳期如梦,忍顾鹊桥归路。


两情若是久长时,又岂在朝朝暮暮。


当藤儿醒来时,他十分诧异地发现,自己竟然是睡在翠儿的怀里!


“翠儿,是你?”藤儿紧紧地抱住了她。


“我怎么可能是翠儿呢?那是因为你心里只有翠儿,也就把我看成是她了!”


“那么你又是谁呢?”藤儿心里非常疑惑。


“你想想,其实,我俩每天都有肌肤接触,心灵相融。你每天都会把你的脸贴在我的脸上,并从心里呼唤着我,可令我想不到的是,你的心里却装着别的女人……”


“这怎么可能呢?我平生连女人的手都没碰过,何来肌肤亲近?”藤儿从她的怀里挣脱了出来,两眼迷茫地看着她。


“而且,你和我是天造地设的一对,凭着你和我的力量,我们完全可以拥有奇峡山最多的财富,创造这一带最豪华的建筑!”


“我不要财富,不要什么豪华的建筑,我只想知道你究竟是谁啊?你不要骗我了,你就是翠儿!”藤儿心里真的只有翠儿,容不下其他任何一个女的。


“好了,天快亮了,我跟你挑明了吧!其实你遁入人间时,我也偷偷跟了你去了。你成了祭师的小伙计,我则成了老财的千金!你知道吗?在桃园相会那会,我是多么巴望你摘一朵桃花插在我的头上,然后你拉上我的小手,一块徜徉于树间花下啊!”萝儿诉说着,两眼晶亮,汪着无尽的委屈。


这时天亮了,东方又露出了鱼肚白,千年藤和千年萝又紧紧缠绕在了一起,碗口粗的藤和萝身上满是湿漉漉的晨露……

阅读完整连载:本故事暂时已完结

分享到:

猜你喜欢
关于千月枫痕
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,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,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。
公司主页